爱心故事

“隔壁老头”上门帮扶笑对辱骂

时间:2015/7/31 15:39:24  作者:诸城市爱心协会  来源:本站原创  查看:30  评论:0
内容摘要:“年过7旬的退休老人黄其厂,不喜欢别人称呼他“黄老”,更喜欢被人称为“黄叔”,因为在他看来,自己仍然很年轻,仍然可以与那些十几岁的少年们交流、交朋友,甚至与少年们一起去拍大头贴、看龙舟赛……这...

“年过7旬的退休老人黄其厂,不喜欢别人称呼他“黄老”,更喜欢被人称为“黄叔”,因为在他看来,自己仍然很年轻,仍然可以与那些十几岁的少年们交流、交朋友,甚至与少年们一起去拍大头贴、看龙舟赛……这可能与他坚持了近20年的义务工作有关。黄叔从20年前成功帮扶一个叛逆少年走上正路之后,就义无返顾地给自己添加了一项新任务——加入关工委,义务帮扶需要帮助的叛逆、边缘少年。

 
在一个边缘少年写的见证书上,黄其厂是见证人。

 

  寒夜骑车上门家访  

  5月8日上午,记者慕名来到顺德容桂体育路边,在一个半山腰找到了黄其厂老人的家,这是一栋被大树环绕的安静小宅子。

  “黄老,在家吗?”记者刚一敲门,屋内就传出了一个热情洋溢的声音,“在的,马上开门。”

  “你们叫我黄叔就可以了,别把我叫老咯,哈哈!”黄叔与记者幽默了一把后,开始讲述起自己的平凡故事来。

  去年,15岁的小龙在大良上初二,聪明活泼的他不但是班上的数学科代表,而且对于航模制作有着特殊的天赋,曾拿过广东省乃至全国的航模比赛的金奖,但其父亲从他4岁开始就一直在监狱服刑,忙于生计的妈妈也很少有时间教育小龙。

  不知从何时开始,小龙与坏孩子混到了一起,无心学习,经常无故旷课,甚至彻夜不回家,最后只能退学。

  去年,小龙爸爸服刑期满回家,但脾气暴躁的父亲经常对小龙大打出手,这让本来就对父亲充满陌生感的小龙变得更叛逆,对父亲甚至产生了严重的仇视心理,多次离家出走。据小龙后来亲口对黄叔倾诉,他甚至想过“请人斩死老豆”。

  去年8月,在容桂上班的小龙妈妈无意中从朋友那听说了黄叔的故事,便抱着试一试的心态拨通了黄叔的电话。从此,黄叔开始了与小龙的“忘年交”。

  “你是小朋友,我是大朋友。”第一次与小龙见面,黄叔亲切地如此介绍自己,他的亲和力与诚意很快被小龙所接受,小龙敞开心胸向他倾诉自己的委屈与不满。

  经过与黄叔的好几次深谈,小龙当着家人的面给黄叔写下了一份“保证书”:保证以后不与坏人来往,按时回家,不让妈妈担心……

  去年一个寒冷的冬夜,正在亲戚家喝小孩满月酒的黄叔又接到小龙妈妈的求助电话,“他们两父子打起来了,您快过来帮忙啊!”

  不顾在场所有亲友的劝阻,黄叔跨上摩托上路了。半小时后,当黄叔风尘仆仆地赶到小龙家时,仍在打架的父子俩立即停手,面带愧色的父亲当面向黄叔承诺,“以后不再打骂儿子,做一个好老豆。”

  后来,黄叔又好几次去到小龙家“巩固战果”,直到确认平安无事后才放心地结束了漫长的家访。小龙也因此与黄叔成为了好朋友。

  小龙甚至还拉上73岁的黄叔去拍大头贴,从大头贴里黄叔与小龙那开心的笑容里,流露出来的完全是一种信任与开心。

  现在,小龙在一家蛋糕店学习做蛋糕,小龙爸爸也已找到合适工作,全家人过得平安幸福。

  笑对辱骂锲而不舍

  若要说小龙这个例子还算比较顺利成功的话,那么黄叔帮扶另一名叛逆少年小华的进展可就没那么顺利了。

  前几天,正在喝早茶的黄叔再次接到求助电话,求助者是一名独自带养儿子的单亲妈妈,她告诉黄叔,15岁的儿子正在念初二,但由于天生兔唇,从小便被周围人嘲笑,因此性格十分自闭,很不合群,长达一年时间里,经常找寻各种借口逃学,学校不得不劝其退学。

  黄叔意识到,这又是一个典型的问题少年,但他的叛逆是与自身的自卑心理有很大关系。黄叔放下茶杯,骑上摩托,很快来到了小华家门口,但三番四次的敲门一直无人应答。

  黄叔打电话给正在单位上班的小华妈妈后得知,小华确实就在家里。于是,黄叔再次敲门,但屋内仍没任何动静。黄叔只能在屋外隔着门板试图与小华交流,“小华,我是黄叔啊!你有什么事,方便的话可以跟我说啊!我保证不告诉别人!”

  但是,不管黄叔如何好言相劝,屋内的小华就是不开门,甚至一声不吭。在门外苦苦站立近一个小时后,黄叔也只能无功而返。

  晚上,小华妈妈下班回到家后,黄叔再次登门家访。

  “你以为你是谁啊!凭什么来管我?”见陌生老头突然跑到自己家里来对自己“说三道四”,一向沉默寡言的小华突然拍着桌子站了起来,冲黄叔怒吼起来。“我是隔壁的一个普通老头而已,但我想跟你交个朋友。”见黄叔骂不还口,本来情绪很激动的小华渐渐平静下来,但始终不肯开口与黄叔交流。

  于是,黄叔开始给小华讲述一些其他同龄少年的类似故事,小华终于听得入迷,并开口与黄叔交流。目前,黄叔对小华的帮扶仍在进行当中。

  目前,同样受黄叔帮扶的远不止小华一个孩子。15岁的小坤去年在容桂念初二,但去年9月开学一周后,觉得“读书没多大意思”,小坤草率地从学校退学。

  在社会上摸爬滚打一年后,小坤深感知识缺乏无法立足,又想重回学校继续学习,但申请复学的要求遭到了母校的拒绝。此时,小坤的家人找到了黄叔。

  黄叔立即赶到小坤所在学校,找到了校长。但学校也有自己的规章制度,黄叔连续两次的说情均没能奏效。

  “这孩子才15岁,要是没书读了,他说不定就自暴自弃,从此走上歪门邪道,我以一个长者的身份请求学校给他一个学习的机会。”黄叔没有轻言放弃,他再一次找到了校长。

  这一次,校长终于被黄叔感动,答应破例让小坤复学。现在小坤正在家中复习功课,为9月重回课堂做准备,“我成绩不是很好,打算读完初中去念职校,学习一技之长,好在社会立足,也好在将来报答黄叔的帮助。”

  “有事找黄叔”

  “有事找黄叔”——这已经不光是容桂关工委内部成员间的心声,更加是容桂乃至大良很多叛逆少年家长的共同心声。

  今年7岁的小新,眼看着同龄小朋友们都兴高采烈地背着书包上学堂去了,自己却因为没有户口无法入学。小新的妈妈也找到了黄叔求助。

  原来,小新是妈妈的私生子,从小没有见过爸爸。未婚生育下来的小新一直没有户口,因此入学也就成为一个难题。看着可爱伶俐的小新那渴望学习的眼神,黄叔心里暗下决心,哪怕豁出老脸,也要帮小家伙入学,与其他小朋友一样享受平等教育机会。

  连续7天时间,黄叔都骑着摩托车在派出所与居委会、学校之间奔波。经过苦口婆心的游说,一家民办小学终于同意接受小新今年9月入学。但黄叔知道小新的户口问题不解决,他以后的生活始终会遇到很多类似的难题,现在黄叔仍在努力,试图帮小新彻底解决户口问题。

  黄叔告诉记者,他不是一个人在努力,包括关工委会的同事们,还有很多社会义工都加入到帮扶队伍中来。

  其中最让黄叔感到自豪的是,自己20年前曾帮扶过的一个叛逆少年,如今已长大成人、事业有成,“他现在也是我的好帮手之一,经常自觉地帮扶一些孩子。”

  或许是受到黄叔的影响,在容桂工作的好几个年轻人,也主动找到黄叔,要“拜师学艺”,跟随黄叔一起帮扶更多问题少年,与那些需要帮助的人们。

  看着帮扶队伍越来越壮大,黄叔坦言自己很知足,“希望能和大家一起继续努力,帮扶到更多的人。”

  (文中所有少年名字均为化名。)

  [真情对话]

  发挥余热 心里踏实

  记者:您是从哪年开始帮扶这些特殊少年的?

  黄叔:第一个帮扶成功的例子应该是在20年前了,那孩子现在已事业有成了。

  记者:这么多年,您一直没间断过帮扶,是什么在支撑着您呢?

  黄叔:我退休后这十来年,看到自己还能散发余热,帮到一些处于边缘的孩子们,心里就会觉得特别踏实,感觉自己没浪费有限的生命。

  记者:现在您应该不是一个人在努力吧?

  黄叔:对,我所在的容桂关工委很多同事,也与我一样在默默努力着。现在还有很多有爱心的年轻人也主动加入到我们的队伍中。这让我感到很欣慰!

  [记者手记]:

  感人的夕阳红

  现年73岁的黄叔儿孙都在外工作、学习,家中只有他一人,为了有更多精力投入到帮扶工作中去,黄叔特意请来一个保姆负责做家务。前几年,为了治疗身患绝症的老伴,黄叔花光了家中所有积蓄,现在靠退休金维持基本生活,但每个月多出的近200元电话费与好几百元的汽油费,都得自掏腰包。但就是在这种情况下,黄叔仍一如既往地坚持着自己的义务帮扶工作。他一说到帮扶就浑身散发着热情。前不久,他去到印度旅游时,遇到一名原籍在广州,现在英国曼彻斯特大学做博导的李女士,他乡遇同胞,黄叔与李女士均十分开心,随后成为忘年交。李女士给黄叔的E-mail中说,“您是我在国外遇到的最亲切、最热情的中国同胞。”或许,正是黄叔身上那股子用不完的劲,感动了众人吧!

爱心捐款、慈善救助电话:0536-6168660  15063631910 13906460405  邮 箱:sdzcaxxh@163.com
联系地址:诸城市和平街中段路东(圣膳堂商务宾馆)   法律顾问:山东法恩律师事务所 丁作刚律师
鲁ICP备09093161号
Powered by OTCMS V2.7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