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心故事

一个女企业家和她的行善故事:爱心侠客行

时间:2015/7/31 15:38:58  作者:诸城市爱心协会  来源:本站原创  查看:69  评论:0
内容摘要:有“舍”才有“得”。这个“得”既是得益的“得”,也是道德的“德”;你对别人都不舍得,别人怎么会为你付出?你舍得为人,人才舍得为你。行善如做生意那样,只有舍得付出...

有“舍”才有“得”。这个“得”既是得益的“得”,也是道德的“德”;你对别人都不舍得,别人怎么会为你付出?你舍得为人,人才舍得为你。行善如做生意那样,只有舍得付出,才有收获,但这种收获绝对不是要求人家回报你,而是福荫。每个人的福祉就像是一个银行,你的“存款”越多,你的福报就越大,这才是一个真正的“富有”的人。
  弱势群体的“侠义儿女”
  初见南海区知名女企业家西樵金山饼屋的老板胡家碧,她的直爽,豪放的个性,让人印象深刻,而外表硬朗的碧姐却藏着一份关爱社会,关爱生命的“柔情”,熟悉她的人都以“铁汉柔情”一词来形容她。
  前两年的重阳节,西樵街上来了一些乞丐,在碧姐的饼店前的街道上就来了一个卖唱的侏儒,当时有很多人围观的,但都是把人家可怜的地方当笑话里看,不但不给一个钱,甚至有的还上前挑衅,碧姐实在看不过眼,在店里拿了些面包,从收银台里拿了几十块钱给那个侏儒。还向围观者扔下了一句“人家那么可怜了,还拿人家当小丑看,真冷血!”
  “觉得人家可怜就去帮个忙,最不道德的就是把别人的‘可怜’当笑料看。”十多年来,碧姐的行善风格是讲到做到,她将爱心撒遍西樵的大小角落。凡是认识她的人都会竖起大拇指说,“碧姐,是个活菩萨!”
  正是有着如侠士一样的古道热肠,让碧姐成为了西樵镇,甚至南海区知名的“义气儿女”。
  饼店里很多员工大都家里经济条件不好,他们也成了碧姐的帮扶对象,甚至有相当一部分是单亲父母“托”的“孤”。碧姐都尽自己最大的能力去关爱她们,扶持她们,而她们都视碧姐为自己的知心大姐,言笑谈欢,饼屋俨然就像一个大家庭,到处都流溢着爱的痕迹。
  再穷也不能穷了孩子的学业
  “再穷也不能穷孩子的学业!”这句话一直陪伴着碧姐十几年来的助学历程。她以企业家的眼光透彻地分析到,如果因为穷而剥夺了他学习的权利,而使他们又陷入那无止境的“穷”的恶性循环中,只会令这个社会永远没法进步。所以她很早就留意身边的那些品学兼优的贫困学子,西樵太平的小燕,就是碧姐所挽救的其中“一朵小花”。
  小燕自小聪明乖巧,读初二时却家遭不幸,妈妈患重疾去世了,爸爸伤心过度,发疯失踪了,小燕面临着失学、无家可归的境地。她的不幸遭遇牵动着碧姐的心。开学那天,她牵着小燕的手,来到学校为她交书杂费,继而替她去民政部门办理了低保手续。碧姐还让小燕在自己家吃住,并买来新衣服,当女儿一样照顾她,暑假还带她乘飞机出省旅游。去年小燕毕业了,碧姐想方设法给她介绍了一份满意的工作。
  现在这朵小花,已经“芳香四溢”了,而且把碧姐看成自己的亲人。“那时候,是我最幸福、最满足的时刻!”碧姐说。
  为了扩大帮扶范围,去年,碧姐还参加了南海区妇联发起的爱心南海结对活动,一口气就“承包”下3个困难家庭,每月向每个孩子提供100元的资助,以帮助孩子解决平时的生活和学杂费,同时,她还计划资助他们读高中,考大学,完成学业,为贫寒出身的学子们提供一个机会,让他们练就一身学识本领,让他们也能凭着自己的本事创出一番天地。
  乐善好施源自父母言传身教
  碧姐从小就在一个充满对世间关爱的家庭长大的,无论是父母亲,还是父母亲的父母都是些乐善好施的善心人,使得碧姐从小就种下了一种悲天悯人的人文情怀。
  当记者问及她当初帮人的初衷时,碧姐不假思索地回答,因为对人关爱!自己是在父母关爱别人和别人关爱的氛围下长大的,所以希望自己将来也能关爱别人。
  “以前收入那么低,很多时候,我们几个孩子三餐都不饱,可我母亲一收到工资第一时间想到不是自己和家人,而是想到那些可怜人,村里无论哪个人有困难,她总是尽自己的能力帮扶,给人家钱啦,给人家买东西啦,工资没多久就花个精光了。”
  碧姐说,父母亲特别关注的是老人家,经常帮一些孤寡老人家洗衣服、做饭等,“记得小时候,有一次住在隔壁的独居老人潘伯不小心扭伤了脚,爸爸一知道就马上背着潘伯到官山圩的大医院去看大夫,而且把潘伯接到家里来住,照顾他起居饮食,妈妈还专门给他煲骨头汤,我几次看到潘伯眼里沾满泪花……”
  父母乐善好施的传承,至今,让不惑之年的碧姐成为了众多老人家的“好闺女”,而她对退休老师刘老师夫妇的照顾更传为佳话。
  五年前刘老师患上癌症,在这个无依无靠的老人家最需要人帮扶的时候,碧姐出现了。她不仅出钱给刘老师治病,还出力照顾刘老师和她久瘫在床的爱人的起居,每天一忙完店里的事情,就匆匆赶去为两老洗衣,煮饭,搞卫生,嘘寒问暖,为他们送去一份人间温暖。
  直至刘老师去世,碧姐还是一如既往地照顾刘老师的爱人,还给他买了轮椅,每天陪他散步,每隔十天八日就推着他去饭店吃饭。后来,老人家怕碧姐累,执意入住老人院。碧姐自此也成了老人院的常客,成为了老人院里的公公婆婆的好“契女”,每当有“契女”在的日子,院里总是充满了老人家们的欢声笑语。
  每年中秋节,碧姐都会拎着上百盒月饼和面包点心到老人院与公公婆婆共度中秋,去年还搞搞新意思,掏了两千多块钱给一百多位老人家“加菜”。当碧姐了解到老人家怕吹空调后,还马上掏出一万块钱,买了一百把电风扇送给老人院。难怪老家人每每提及碧姐,总是有说不完的”好“字。
  不仅如此,碧姐还热心公益事业。1998年“6·29”水灾的时候,那天凌晨,朋友打电话告诉在中山市出差的她,丹灶决堤了,还不回来搬店?十万火急,当她赶回店铺时,得知堤围缺沙后,二话不说,当即驾驶新置不久的运饼车去海舟搬运沙包到江滨花园;得知前线后勤跟不上、守堤的驻军战士缺水缺粮后,她忍着饥累又指挥员工带上店里所有的点心、买了一车矿泉水及时送去,战士们都流下了激动的眼泪。在堤围上,她看见驻军战士没有休息场所,又买来薄膜、木桩搭起一个简易的棚架,让战士们美美睡上一觉。
  帮穷首先要扶志
  回首刚刚起家的那段日子,碧姐最大的感慨是“人穷,志不可穷。”碧姐说,当时她嫁给了镇上一户比较有钱的人家,但是她并没有就因此而在家享起清福,“女人一定要自强,穷人一定要有志气,不然即使是夫妻,他也会打心眼里瞧不起你的。”回想起出嫁当年在婆家种种经历,她感慨地说,很感谢公公婆婆早年对她的“嫌穷”,很感谢公公婆婆的白眼,如不是这样,她不会有今天的成就。“在很委屈的时候,我曾经对丈夫发誓,有一天我会比他赚的钱多。”
  所以,碧姐强调帮穷首先要扶志,反对盲目的物质帮扶。“对弱势群体的帮扶,不能单靠物质上的帮扶。”这是碧姐十几年行善后的最深刻体会,碧姐说,她是做生意的,讲求的是效益,帮扶一个对象就好比一种爱心的投资,这不是说商人沽名钓誉,事实上爱心也是需要维护的,这不仅是对自己的负责,更重要的是对帮扶对象的负责。
  “光靠钱的帮扶,不是真正的帮扶,”碧姐说,家住西樵杏头爱国村委会的小丽,父亲早亡,母亲再嫁时不能将她带上,无奈之下,母女俩跪在碧姐面前‘托孤’,碧姐含泪将其收养下来,并安排她在店里工作。但是后来碧姐发现,小丽并不用功,也不踏实,老想着钻空子找快钱。在去年发现她竟干起一些见不得光的勾当,她又恼又气,最后只好忍痛将她辞退了。“也许现代的时代观念变了,我们那一代人是靠拼搏出头的,现在的年轻人却老想着钻空子。”小丽至今仍是她心头放不下的一种恒久的刺痛。

  真情对话
  记者:有很多人致富之后,只想着把钱用在自己或家人身上,您为何会想到要回报社会呢?
  碧姐:不“舍”就没有“得”,我的理解是,这个“得”既是得益的“得”,也是道德的“德”;你对别人都不舍得,别人怎么会为你付出?你舍得为人,人才舍得为你。所谓“小财不出,大财不入”,行善如做生意那样,只有舍得付出,才有收获,但这种收获绝对不是要求人家回报你,而是福荫。每个人的福祉就像是一个银行,你的“存款”越多,你的福报就越大,这才是一个真正的“富有”的人。
  记者:您对金钱态度是怎样的?
  碧姐:“有钱不枉洗(花)”,怎样才能“不枉洗”呢?我觉得一个人钱够用就行了,人迟早都会一死,就算你有再多的钱都是带不走的。而把太多的财富留给后代,很容易令子女堕落。既然多留无益,不如把它再投放于社会,造福社会岂不更好,一来既帮助了有需要的人,二来又可以借此从小培养儿女的好施的品格。
  记者:您帮助不少青年人成就自己,那您认为一个人怎样才算“成才”?
  碧姐:我觉得“成才”首先是“成人”,这是一切的前提,如果一个人连基本道德良知都培养不起来的话,那么他的“才”将成为危害社会,危害他人的锐利武器。所以我帮扶穷人家孩子,首先强调的是扶志,志不正,则花再多的钱也是白搭的,于社会无益。
  [记者手记]
  “一点潇洒气,千里快哉风”,苏轼的这句词我想最能概括碧姐那爽朗而明快的行事作风和为人性格,她让记者不期然就会想到武侠小说里的侠客,爱就爱得轰轰烈烈,她对世人的关爱比谁都来得明快有力,像一声声清脆的洪钟;恨就恨得直来直往,对那些不争气的“阿Q”们,总有那种像很铁不成钢的心痛与焦灼。
  接受记者采访时,刚毅的她流下了行行热泪,为的是一个个素不相识的孤儿。如果金庸要在现代社会找一个人演绎古代人的侠义精神,我想碧姐是最合适不过。

——文章摘自佛山政府网

爱心捐款、慈善救助电话:0536-6168660  15063631910 13906460405  邮 箱:sdzcaxxh@163.com
联系地址:诸城市和平街中段路东(圣膳堂商务宾馆)   法律顾问:山东法恩律师事务所 丁作刚律师
鲁ICP备09093161号
Powered by OTCMS V2.73